湖北日報訊 記者 範步 忠輝 通訊員 建軍 揚奏
  “說出去,冇得人信。這是父親留給我們最大一筆錢。”
  1日下午,黃石市下陸區老鸛廟社區書記劉倫堂“上山”的第三天。長子劉文兵和媳婦江四蘭,到社區辦公室清理父親的遺物,發現一張水電交費卡尚有餘額3000元。剩下的,是裝滿一麻布袋的優秀共產黨員、省勞動模範、市勞動模範等獎章、證書,及20多本學習筆記、工作筆記。“公公當了25年的書記,我們一點光沒沾上。”兒媳江四蘭含淚回憶,2003年,買房要籌集10萬塊錢,劉倫堂一分錢都拿不出來。為此,她還和公公吵了一架。
  老鸛廟是下陸區有名的城中村,2010年改為社區。25年前,這裡還是肖家鋪鄉轄下的郊區村,全村2400多人,僅有600畝菜地,人均耕地不到三分,村民日子過得緊巴巴,村裡欠債近40萬元。為改變這裡的面貌,1989年10月,鄉黨委決定時任鄉企業公司經理的劉倫堂出任村黨支部書記。
  劉倫堂本是從村委會副主任調到鄉裡工作的,作為企業公司經理管理著多家鄉辦企業,走在路上,人們都“劉經理”前“劉經理”後地叫著,風光得很。但組織決定他無條件服從。
  上任後,劉倫堂利用村裡豐富的石材資源先後創辦起建材廠、碎石廠、建築隊等一批村辦企業,村裡經濟狀況大為改觀。1991年,村裡還清了所有債務。2001年,全村實現社會總產值過億元,村集體收入700多萬元。
  社區主任程冬生說,現在老鸛廟社區有眾聯物流、萬邦機電等一批重點企業,2013年底全社區實現社會總產值2.3億元。社區先後被授予“湖北省模範村委會”、“湖北省五百強村”、“全省村務公開民主管理示範村”等各類榮譽80多次。
  當了25年的“一把手”,經手社區大大小小的建設項目上千個。同時,許多市級、區級工程,也要借力社區。誘惑多多,但劉倫堂從沒為自己“撈油水”。
  劉文兵說,自己決定下海做生意時,父親就定下“家規”,凡是社區的事、尤其是建設項目,家人一律不得插手。
  劉倫堂的大哥是社區公認的困難戶,多次找劉倫堂想包點工程。每次都被拒絕,大哥也因其不講情面,見面都不跟劉倫堂說話,視同陌路人。
  劉倫堂對家人很嚴,對老百姓的事卻特別上心。“劉書記身上始終攜帶著筆記本。一個點子、一個要求、一個期盼、一個感悟,只要是群眾的,全部一一記下,想辦法解決。”社區副主任程時貴說。
  社區10組的居民程時全是個無房戶,一個人帶著三個孩子借住在二哥約30平方米的小屋裡。孩子一天天長大,他很犯愁。
  去年,有人勸他“去找劉書記試試”。他找到了劉倫堂,劉倫堂實地察看後當即表態:“爭取春節前住進新房。”但是,在城中村批地建房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劉倫堂和程時全一起,層層彙報,處處找人簽字。去年8月,在還差一個關鍵的批字時,負責人卻遠在浙江掛職學習,劉倫堂二話沒說,硬是坐8小時車趕過去,程時全終於拿到了批文。此後不久,劉倫堂病倒了,程時全愧疚難當:“劉書記是為我們的事累倒的啊!”
  昨日,記者走進程時全的新家。新房兩層樓,雖然暫時無錢裝飾,倒也寬敞明亮。“劉書記還說要來看看新房,沒想到他走得這麼快。”程時全兩眼含淚。“劉書記真個是清廉如水,煙沒抽我一根,茶沒喝一口。”59歲的居民潘回珍說,去年兒子在社區創業急需解決用電問題,劉倫堂二話沒說,帶著母子倆跑工商、電力等部門,硬是幫助減免了3000元的電力報裝費。
  打開劉倫堂留下的記事本,大量的篇幅是哪家拆遷款沒有補償到位,哪家夫妻吵架,哪家危房需要修繕等容易被人忽視的“小事”,一直記到他發病前幾天。
  去年8月的一個晚上,劉倫堂在做社區重點項目協調工作的路上,突然感覺到腹部隱隱作痛。到醫院檢查,確診為肺癌晚期。然而,他一直放心不下工作,今年4月12日,頭暈目眩的劉倫堂還強撐著到社區主持了最後一次“兩委”會議。
  6月25日深夜,74歲的劉倫堂不幸離世。“說劉書記是病死的,不如說是累死的。”6月29日,大雨如註,200多名居民自發前來為劉倫堂送行。
  (原標題:清廉如水劉倫堂)
創作者介紹

px58pxu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