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柳艷兵和易政勇來說,剛剛過去的兩天異常難熬。原本,他們該和自己的同學、同齡人共同奮戰在考場,為過去十二年的寒窗生涯划下圓滿句點。然而,現實是,身負傷痛的他們,只能躺在病床上,滿懷遺憾。
  這兩天,柳艷兵和易政勇的故事已經為人熟知。他們是江西宜春高三考生,在5月31日,臨近高考的關鍵時刻,兩人不顧一切地與持刀歹徒搏鬥,也因此受傷無法參加高考。他們的英勇行為令人稱贊,他們的遺憾也成為所有聽到他們事跡的人心中的遺憾。最近的一個消息是,教育部表示,待兩位同學身體康復之後,教育部門將為他們組織單獨考試。
  乍一聽,這是一個好消息。至少,它一定程度上是一種彌補,給柳艷兵、易政勇一個本屬於他們的,被意外所剝奪的參加考試機會。然而,落實到現實層面,它至少涉及幾個基本問題。
  被提到最多的,是應考狀態的問題。確實,即使兩位同學的身體在短時間內康復了,但他們的精神狀態能不能保證呢?可以肯定的是,從一種長期的、連貫的備考狀態,到一種較長時間的休養、鬆弛狀態,這種變化對考試發揮的影響是必然的。
  更進一步看,即便排除上述問題,單獨考試本身其實也成問題。鑒於此前沒有單獨考試的先例,就不會有一個成熟的單獨考試模式存在,那麼,單是怎麼單獨考試,足以生出很多的疑問。是事先將兩位同學與高考信息隔絕,組織他們做同樣的本地試卷,還是另外為他們出一份試卷?這個試卷的難度繫數是怎麼樣的,等同於、低於或者高於已考試卷?怎麼劃定這個難度繫數?至於錄取層面,由於沒有其他考生和排名作參考,怎麼確定兩位同學的成績排名,與相應高校“對上號”?
  不難理解,教育部組織單獨考試的提議,是為了平衡高考的公平性,和對見義勇為學生的合理補償之間的關係。一方面,考試是進入大學最公平和唯一的途徑,為了保證這一點,任何人都要參加考試,不得破例;另一方面,相比於那些唯高考至上,打點滴吸氧生怕被一點病菌感染,全家人圍著轉的考生“寶貝”,兩位同學的精神又是值得嘉獎,必須嘉獎的。但是,現實來看,要保證這場單獨考試的公平性是困難,甚至可以說根本做不到的。
  退一步,其實,有多少人在意柳艷兵、易政勇不通過考試進入大學的“不公平”呢?一則“保送上學”的建議贏得了不少網友的認同。雖然說它不能代表所有人的聲音,但至少要承認的是,在對見義勇為者加以表彰的問題上,大部分人的想法是一致的。
  再則,人才的標準不是唯一的,這些年,社會各界不乏對“一考定終身”方式的反思,何不以此為契機,明確分數之外的,其他需要肯定的人才標準?在這個意義上,就算無條件保送他們,也不能說是損害公平的。事實上,目前已經有學校主動聯繫他們,願意將其招入學校,作為學校對人才的自由認定、自主招生的一部分,相關教育部門要做的,實際只是結合學生意願,配合招錄工作的順利進行。
  當然,我們也不能忽視一種聲音,即擔心這次破例,會作為先例存在,並漸漸演變成一種扭曲的、不公平的入學通道。其實,這個問題沒有想象中困難,兩位同學的過往成績均有記錄,對應高校自主招生意願與既往成績,儘量讓他們進入到與他們成績相當的、滿意的學校,這樣不會有什麼不公平,也不容易在未來“枝節”出旁門左道。所有這些努力,都只是為了讓高考不會只是一個為分數是從的舞臺,明確人才多元包容的立場。
  付小為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x58pxuiyo 的頭像
px58pxuiyo

Isuzu

px58pxuiy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